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管理 > 新闻出版和版权
 
镇江报刊审读与管理2018年第14期摘录

安全第一 警钟长鸣

——评《丹阳日报》的《孩子放暑假,安全不能“放假”!》

  

2018711日《丹阳日报》3版的头条稿件《孩子放暑假,安全不能“放假”!》(主题)《消防部门提醒:每年暑假是意外伤害事故高发期,中小学生要提高自我保护能力》(副题),是一篇关心、爱护少年儿童的好文章。

文章中说,“每年假期,因孩子的安全防范意识较弱,出现意外伤害的案例比比皆是,许多隐患对孩子的安全构成了威胁,有些威胁甚至是致命的。”据消防部门介绍,每年暑假都是中小学生意外伤害事故的高发期。生活中普遍的事物都能成为隐形的“杀手”,暑期常见的意外伤害事故有高空坠落、触电,还有溺水——这些事故,都是性命攸关啊。

《丹阳日报》这篇报道的价值在于,通过消防部门提醒广大学生、家长,暑假期间要提高消防安全意识,学习掌握基本的自护、自救和逃生方法,减少和避免各类意外伤害事故的发生。尽量不要让孩子单独在家,家长应做好家中各个窗户的安全防护栏的配置。家用电器不要长时间使用,如果电器出现发热现象,要立即停止使用并断电,所有孩子能够得着的插座要套上专用的塑料罩。这些提醒、建议,都是简便、易行,具体措施、办法,都是举手之劳。有的是细小之处,如“插座套上专用的塑料罩”,但是,就这些细小之处,稍有疏忽,就能酿成大祸,甚至悔恨终生!所以说,安全,关键在于意识,有了强烈的安全意识,才能有相应的安全举措。

《丹阳日报》的这篇报道考虑得相对周到,“商场的自动扶梯也是意外事故频发的地方,乘坐扶梯前,应先检查是否正常运行。在游乐场,一定要确保娱乐设施的正规性,最好不要穿连帽衫、带有绳子的衣物等。带孩子游泳一定要到室内游泳馆等安全的场所,下水前做好热身,要穿戴救生衣、救生圈等保护器材。”如果所有家长以及相关的单位,如商场、游乐场、游泳馆等,都能够高度重视这些问题,中小学生的暑期安全系数,就能大大地提高,避免很多伤害。

《丹阳日报》的这篇报道,可谓是少年儿童暑期的“护身符”“救生符”,只是,这篇报道见报时,今年的暑假已经过去十来天了(当然,暑假天数的大头还在后面),如果这篇报道的发表时间提前到暑假开始头一天,甚或提前到暑假开始的前一天,它的宣传效果、社会价值,可以大大提高。就拿这篇文章中的案例一说,“今年7月初,在短短半个小时里,火车站派出所接处了两起男童膝盖被卡在候车室座椅间的险情,所幸消防官兵到场后,利用液压钳撑大座椅空隙,顺利将孩子的腿抽拔出来。”不妨设想,如果这篇报道6月底见报,那两名男童或许能避免吃那个苦头。

 

 

请把“评定结果”报详细

——评《镇江消费》的《学驾驶哪家值得信任?》

 

2018726日出版的《镇江消费》第3版(新闻)刊载的头条稿件《学驾驶哪家值得信任?》,对准备学驾驶的市民,有相当重要的参考价值。文章中说,想要学驾驶,面对那么多驾校选择哪家好呢?近日,市物价局对市区25家驾校的价格信用等级作了评定发布,以驾校的价格信用等级作参考,让准备学驾驶的市民选择变轻松。

《镇江消费》的这篇报道中介绍,为治理涉及驾校方面的价格热点问题,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市价格部门在今年二季度开展了市区驾校价格行为专项整治的基础上,对驾校行业评定价格信用等级,以信用引导驾校严格价格行为自律,促进驾校健康发展,对涉及驾校方面的价格热点问题起到标本兼治的作用。镇江市价格信用等级从高到低划分为A级(诚信)、B级(守信)、C级(一般失信)、D级(严重失信)四个等级。此次评定结果中,镇江市区25家驾校中有9家获得A级价格信用,7家获得B级价格信用,9家获得C级价格信用。

《镇江消费》这篇《学驾驶哪家值得信任?》的报道,无疑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尤其是打算学习驾驶、领取驾照的人们将格外注目。可惜的是,这篇文章只是提出问题,却没有回答问题。标题极有吸引力“哪家值得信任?”而文中却没有对“哪家”作出表明,就像是卖了一个关子,吊起了消费者的胃口,让消费者还是一脸茫然。既然镇江市物价局作为政府职能部门有了“评定结果”,媒体又发布了这个消息,为什么这个“评定结果”的单位名称不在消息中公之于众呢?假如这个“评定结果”仅仅是由职能部门掌握,或者供有关方面参考,而公众、大众、群众都不知晓,请问这样的“评定结果”有多少实际意义、实际价值?而媒体这种“光打雷,不下雨”,“只报大概,不说详情”的报道,其公信力、影响力是容易削弱的。

《镇江消费》这篇报道中的导语中说到“让准备学驾驶的市民选择变轻松。”可是“镇江市区25家驾校中有9家获得A级价格信用,7家获得B级价格信用,9家获得C级价格信用。”的表述,让准备学驾驶的市民如何选择?请把“评定结果”报详细,才能让“选择变轻松”。

 

 

这是一条旧闻

 

2018522日,《扬子晚报》(A8版,江苏新闻)和《京江晚报》(A08版,看点),同时刊发了一条内容相同的新闻。《扬子晚报》的标题是:《贩毒45公斤,一审死刑二审改死缓,这里面究竟藏着怎样的故事?》附题是:《镇江看守所监管民警对一名女毒贩的“特殊救赎”》。《京江晚报》的标题是:《女毒贩写在日记本里的“救赎之路”》,肩题是:《女子贩毒45公斤走上不归路,一审判处死刑,二审改判死缓,在看守所3年半时间,她写下7本日记、3万余字……》。几乎是同一时间,这条新闻被众多网站铺天盖地转载,点击率特别高。

然而,在1个月零20天之后,即2018712日,这条旧闻又被刊发在当日出版的《镇江日报》(第9版“法治”)上。标题还是《贩毒45公斤,一审判处死刑,二审改判死缓》,附题仍是:《市看守所女民警对一名女毒贩的“特殊救赎”》。仔细阅读全文,不仅所述内容与522日两报所刊内容并无二致外,除个别地方所述方式略有不同外,大块成段的文字连标点都完全相同。

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镇江日报》花很大篇幅刊发这条旧闻,显然违背了新闻规律;如果说是转载或摘编,应该在文尾注明稿件来源、原作者姓名;再者,这篇文章发表在三家报纸上的的作者署名各不相同,是否涉及抄袭或侵犯著作权的问题呢?

 

 

一幅缺失文字说明的图片

 

2018626日《京江晚报》A17版,以《为女性身心健康撑起一把“保护伞”》为题,报道市妇幼保健院妇女保健科为全市广大妇女生理心理健康服务的生动事迹,并以超过半版的篇幅配发了一幅身着白衣站立的女性医生的照片。这位医生是谁?由于这幅图片没有文字说明,读图显然无法知道,从文章的主标题和副标题中也看不出来。文中提到的医务人员唯有妇保科主任徐静。那么,图片中的人物应是徐静,这也只能是推测。这篇关于市妇幼保健院妇女保健科的报道,对妇女读者了解自己健康的“保护伞”,增强防病治病的信息颇具意义,但由于编校工作的疏忽,缺失了图片说明,影响了报道效果。

 

 

办教育周刊马虎不得

 

2018618日《丹阳日报》教育周刊是本学年度春学期的“收官刊”。

10版右下端丹阳日报社教育事业部发布了一则小公告:“暑假来临,从下周起,教育周刊暂时休刊。93日恢复出刊,敬请周知。” 这就是说教育周刊休暑假了,比中小学生的假期还多了近两个星期。按说,丹阳教育的发展势头有目共睹,即便暑假期间,教育周刊每周可以报道的内容应该很多,却偏偏要休刊,有点不可思议。倏地,联想到了《京江晚报》面向教育的希望周刊暑假里依旧红红火火。

10版通栏主标题《全神贯注办好适合学生成长的教育》十分醒目,副标题为《市教育局召开学期结束工作会议》。这个3200字消息,在报面上满满当当,似一堵墙。导语、结尾两小段,正文几乎是不加提炼的会议发言稿,“总结过去半年工作”,一是到八是;“面对下半年工作”,一是到六是;“学期结束工作”,一是到四是;“分管条线工作”,一到四个方面。以这样的面貌示人,说明作者、该报通讯员把记者采写新闻稿的专业技能看得过于简单。

15版头条主题《暑假,孩子怎样过才有意义?》切合时宜,文章得看,副题《教育专家谈暑假的学与玩》,专家的话要听。带着预期阅读了全文,感觉不像教育专家谈,倒像似作者“通讯员汇德”自说自唱。开篇两句话,一问一答,说什么汇总了一些教育专家的意见和建议,“以期望给家长和孩子指出一个有意义过暑假的方法,让孩子和家长能在这个暑假中学好、玩好”,莫非一个个家长也休暑假?

接下来以8个小标题逐次道来,不能说所道内容一点道理没有,不过道得却语言未必流畅,用语缺乏严谨,前后内容时见重复,有的建议绝对,过于感性,比如“假期让孩子休息,让孩子睡到自然醒”,等等。带着疑窦点击百度,有了答案。原来8块文字拷贝于西祠胡同、新浪博客汇德家长俱乐部五六年前的同一篇文章。而突出“教育专家谈”的副题,强调“教育专家的意见和建议”的开篇两句话,以及文中两处“教育专家认为”,则是作者“通讯员汇德”刻意添加的。这种“拷贝+”的做法,不宜提倡。

《丹阳日报》和丹阳市教育局联合主办的“教育周刊”马虎不得,应坚守纸媒宣传报道的连续性、专业性和真实性。

 

 

“常务”与“常委”

 

   2018630日《镇江日报》2版头条消息《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专题会议举行》通报了从66日至628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江苏省协调联络组共交办我市信访件23155件的处理情况。这让受众看到了日报尊重市民知情权的社会责任,同时给出了环境保护任重道远的启思。只是消息末段“市委常委、常委副市长裔玉乾出席会议并讲话”中表述的“常委副市长 ”宜换成“常务副市长”,因为常委副市长不一定是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一般都是常委,为第一副市长,负责市政府常务工作,日常分管重要部门和宏观经济部分,在市长空缺或者离开期间代行市长职权,常委副市长是排名第二的分管副市长。这就是说新闻中表述市领导职位的用词要精准。镇江市人民政府网站“市长之窗”首页显示,6位副市长中排第一的裔玉乾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这一征文活动究竟有几个单位主办

 

2018630日《京江晚报》A12版刊登一则《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侨与镇江”征文启事》。文中开头部分即称本次征文活动由镇江市侨联、文联联合主办,但启事下方落款处依次却为“镇江市归国华侨联合会、京江晚报、镇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开展一次面向社会并具有纪念性质的征文活动,主办单位显然是启事中的重要要素之一,但该启事正文中的主办单位是2家,落款处则为3家,那么,征文活动究竟是几家单位主办的?读者就看不明白了。一则征文启事,本不该出现这样明显的疏漏,说明编校工作只有更加认真、仔细,才能避免此类低级错误。

 

 

大会日期是哪天

 

2018726日《镇江日报》第4版《吃粮食的有了“克星”,吃垃圾的成了“饲料”——小昆虫折射绿色农业发展大方向》,生态内涵鲜明,读来非常有趣,文中导语说是“在昨天举行的第二届全国昆虫产业化大会暨镇江农业绿色发展大会上”,与前文有异。

《镇江日报》719日第2版的报道是:昨天上午,第二届全国昆虫产业化大会暨镇江农业绿色发展大会在我市召开。

本地官方网站的信息是:718日上午,由中国昆虫学会产业化专业委员会、中国昆虫学会资源昆虫专业委员会、镇江市人民政府主办,江苏省农业委员会支持的第二届全国昆虫产业化大会暨镇江农业绿色发展大会,在镇江明都大酒店隆重举行。

由此看,726日的版面刊发会议日期不对,应该是“一周前”。

 

 

“墼”是通用汉字

 

2018720日《镇江日报》第11版《脱土基》是一篇散文,此文开篇说“土基是用来砌土坯房的。土坯房在东乡存在的时间不长。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源于生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急遽增加,东乡有了土坯房。”

标题和正文出现“土基”,规范写法是“土墼”。土墼是中国农村建房用的砌墙材料。“脱土墼”技术至迟在中国先秦就出现,也不能断定是中国人的发明。文艺理论有成语“按模脱墼”,大意是生吞活剥、照猫画虎、不知创造的意思。明代水东日记有《脱土墼》。

“墼”字见于《说文解字》,不仅在《现代汉语词典》常见语词工具书有,而且收录于国务院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因此不能写成“基”。

《中国建设报》以及《扬州日报》《泰州晚报》的相近内容散文,标题都是“脱土墼”。

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腾讯分分彩如何赚钱主办
?Copyright 2010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5253号-1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政府网站标识码:3211000009    苏公网安备 32111102000021号